陈扬说完之后,那声音便陷入了沉默。

又半晌后,那声音说道:“贫道虽然代表不了三千个鸿钧老祖,但就算只能代表一少部分,杀你也是绰绰有余!”

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既是如此,那还说什么呢?动手吧!”

“动手,自然是会动手的!”那声音说,说完之后,陈扬眼前忽然一道身影闪过。这身影闪烁的很快……快到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不过,陈扬却是很清楚。他的感知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,在那身影闪烁的同时,他的大脑系统就已经全面捕捉到了其行动轨迹。

那身影是从那些影子幽灵之中的某一个里面闪现出来的。

身影来到陈扬和神帝面前立定,陈扬与神帝也就看清楚了来人。

来人看起来是普普通通的中年道士,脸型清瘦,身材颀长,身穿青衣道袍,整个人显得普通至极。唯一不普通的就是那一双眸子,那双眸子之中,似乎蕴含了宇宙黑洞,天地至理。清澈,复杂,无数种情绪交杂其中。

陈扬凝视中年道士半晌,随后立单掌行礼,道:“在下见过老祖!”

神帝并无任何动作,目光冷冷。

鸿钧老祖的目光从神帝身上掠过,但没有多看,最后还是落在了陈扬身上。看陈扬片刻之后,开口说道:“你可知道贫道是谁?”

陈扬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道:“你是鸿蒙宇宙的鸿钧老祖……”

鸿钧老祖道:“你果然厉害!”

陈扬道:“这算不得厉害,常识问题而已!除了始作俑者,其他人又怎能来到在下二人的面前呢?”

鸿钧老祖道:“也许会有例外!”

陈扬道:“若有例外,在下也当算的出来。事实上是,并无意外发生!”顿了顿,道:“老祖为何不直接动手?难道是要拖延时间不成?”

鸿钧老祖道:“贫道需要的时间绝不是可以依靠拖延而获得的!”

陈扬道:“那倒是,你需要的时间太多太多了。”

鸿钧老祖道:“贫道只是好奇,你今日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陈扬道:“目的很简单,打破你的计划,阻止你炼鸿蒙种子。我要将这里所有的影子幽灵全部解救,释放,要让你和至尊命运的计划功亏一篑!老祖如此聪明之人,何必问这等废话呢?”

鸿钧老祖道:“真有把握?”

陈扬道:“在下身负血海深仇……若无把握,难道是想要来送死不成?”

鸿钧老祖目光复杂起来,道:“那倒也是!”

陈扬话锋又一转,道:“对于当年的事情,在下在天机推算中算到了一些。只是不明白的是,老祖为什么要这样做?动机到底是什么?”

鸿钧老祖沉默片刻,道:“这个时候,小友居然还关心这个问题?”

陈扬道:“这个问题很重要,因为无论什么事情,都需要动机。而老祖你做的这件事情,其所造成的影响将会非常大。你做这个事情,并不是至尊命运在推动你。但你却又推动了很多的事情和变数!”

他之所以说这番话,却是因为在当年的未来之战中,就是因为这位老祖无聊做了这个事情,才让他们功亏一篑!

鸿钧老祖忍不住仔细思索起来,喃喃道:“为什么做这个事情?”

半晌后,他说道:“大约是活的太久太久了,所以就想去做一些没做过的事情。当贫道参悟到了三千宇宙的存在时,就想着将三千个鸿钧老祖全部合二为一,如此一来,贫道的能量将会突破到前所未有的高度!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……”

“老祖你修炼的事鸿蒙之气,若去吞噬其他人的能量,因果太重。而吞噬同样的自己,则是一件可行之事!的确是大大的壮举!”陈扬说道。

鸿钧老祖道:“不过可惜,真正实行起来,困难远比想象的多!”

陈扬道:“因为你的意志并不是最强的,因为意志并不是说你的能量强,就可以将其他人的意志压下去的。”

鸿钧老祖道:“你很懂嘛!”

陈扬道:“在下来之前,做了很多功课!”

鸿钧老祖道:“那你可知道,贫道是如何诱使其他鸿钧老祖穿梭多元宇宙而来的?”

陈扬道:“鸿蒙之气是可以沟通混沌之门的……混沌之门则是打开多元宇宙的钥匙。你以鸿蒙之气传递讯息,让其余宇宙的老祖觉得鸿蒙宇宙的洪荒起源之地乃是唯一的福地,乃是真正的起源之地。如此一来,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过来。你一个个的引.诱,趁着他们过来,然后偷袭,将其重创,最后炼化。随着你炼化的越多,你的力量越强,来的鸿钧老祖就越不是你的对手!可怜啊可怜,那其余宇宙的鸿钧老祖都是一代天骄,做梦都想不到,在一个阴暗的地方,有一个人这样算计他们!”

鸿钧老祖道:“小友无须讽刺,贫道并不会觉得愧疚!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,贫道也只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!”

陈扬点点头,道:“对,对!人各有志,无需多说!你有你的事情要做,我也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!”

鸿钧老祖道:“此刻若是小友你愿意退去,贫道愿给小友一条生路!不是因为贫道惧怕小友你,而是因为贫道觉得小友你也不容易!”